首页 > 武侠仙侠 >古典仙侠 > 剑影幽魂

第七章 客栈突围

剑影幽魂 Li 2262 2018-01-14 20:31
  第二天,他们醒来,客栈已被官兵包围,说要缉拿朝廷钦犯。采臣携带好了魂器,便和道人并肩作战,准备一起杀出重围。

  看到他们黛绿制服,采臣一眼认出来是六扇门,为首捕头刘独峰的块头高大,凶神恶煞,原本是个山中悍匪,功夫了得,心狠手辣,曾经多次杀光前来围剿官兵。直到朝廷委派捕王方才将他打败羁押,但却没有依法处决,反倒是给招收旗下,以为衙门扩充实力。

  正是因此,拥有特殊身份的他集结起了三教九流凶恶之辈,披上官服,除了平时以暴制暴,帮助衙门处理一些棘手问题,顺便干些打家劫舍非法勾当,使之成为合法查抄,肆意捞取民脂民膏。

  眼线众多、唯利是图的刘大捕头接到情报连夜带队赶了过来,他可不想错失这次升官发财的大好机会,百万赏金激励他们雀跃不已。楼层上下全部封锁,采臣和道人围困在了走廊中央,捕快官兵持刀逼近,眼里闪烁贪婪凶光。

  刘捕头也走进客栈,虎头双钩拍在桌上,座下命令小二上些好酒好菜,奔波一夜够劳累的,怎么也得缓解一下,然后抬头瞪视着他:“罪臣何在,还不给我束手就擒。”

  采臣一向蔑视这帮乌合之众,不屑回道:“我说是谁,弄得这般鸡飞狗跳,原来是些为非作歹的朝廷走狗,穿上制服仍然不改混账秉性,官匪勾结,恶贯满盈,倒是有脸叫我罪臣。”

  “哼!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弟兄们上,取他首级重重有赏。”

  两旁的捕快冲了过来,举刀劈砍,采臣拔剑疾影划过,只见他们接连倒毙,血液顺着楼道缝隙流淌下来。

  燕赤霞在采臣身后阻挡官兵,不过众多亡命之徒听到捕头命令之后前赴后奔涌上来。道人的剑法没他凌厉,采臣倒是能够应对,不管上来多少官兵,一旦靠近即刻损命。

  残肢断臂掉落在了刘捕头的肉食桌上,血溅一脸,影响到他吃喝兴致,一掌便把桌子拍碎,拿起他的虎头双钩,蹦跶上去要他小命。

  刘独峰的虎头双钩造型奇特,看似利剑,前端却是弯曲如钩,把柄外缘镶嵌一弯月牙利刃,末端尖似红缨枪头,因此具备钩、尖、刃等诸多杀器,让他这个彪形大汉使得可谓如虎添翼,双手握紧钩拉斩刺,势头凶猛,招招索命。

  道人无法与之对抗,只好躲在采臣身后,由他出剑格挡攻势,见隙行刺。

  两个高手激战廊道,跳跃追逐,很快便从楼上直接打到楼下,到了客栈中央之后对峙起来。

  刘大捕头面庞受伤,恶狠恫吓:“宁太尉,不要再做无谓挣扎,逃不脱的,你该知道六扇门乃大秦帝国缉拿部门,捕头遍及全国各地,凭你又能如何抗衡?劝你乖乖缴械投降,老子保证给个痛快,否则将你开膛破肚,钩心挖肺!”

  “是吗?你们真要有这本事,也不至于每次都是有来无回。不管你们人手再多,追到我后无不沦为剑下亡魂。你的能力实在有限,当我再次出剑之时,保证教你人头落地!”

  “哼!你丫还敢口出狂言,这是老子最后通牒,既然太尉不识好歹,那就看看到底是谁人头不保!”

  刘大捕头蹦跶过来双钩交汇,企图剪掉他的脑袋,却在一瞬不见踪影,不知他到哪里去了——采臣已经晃悠到了他的身后,反手一剑刺其背心。

  捕头强忍穿心之痛,转过身来挥动双钩,竭力反击。采臣一剑精准贯穿双钩把手,剑锋斗转。但听捕头惨叫一声,十指削断,随着虎头双钩坠落。

  仅剩手掌光秃秃的鲜血直流,刘大捕头眼珠充血,恶狠瞪视,却见对方剑锋回鞘。一向逞强、肆意妄为的刘大捕头何曾受过如此屈辱,双手皆废简直令他生不如死。

  “既然你丫侥幸得胜,还等什么?来个痛快杀了我吧!”

  “其实你已如愿以偿!”

  直到此刻,他才感觉脖颈生疼,一圈热血涌溢出来,但他还是很不甘心,企图扑去顶撞对方。然而当他刚一迈步身子摔倒,脑袋脱离翻旋空中,泼洒鲜血滚落在地。

  门外官兵呆愣住了,全都觉得匪夷所思,没有人能看清到他最后一剑何时出的。他就像个魅影一般神秘莫测,一袭黑衣高健挺拔,威风凛凛,吓得他们胆颤心惊。

  “一起上吧,兴许还有一线生机,此刻你们若是逃走,只会比他死得更惨!”稍厉害的捕头没了,采臣只想尽快处理这帮喽啰。

  贼出身的混账官兵豁出去了,大不拼个你死我活。他们举起白晃砍刀,恶狗似的龇牙咆哮,蜂涌而来,数十把刀齐刷刷地砍向了他。

  采臣咧嘴露出讥嘲,剑锋一横,冷光乍闪,顷刻之间又是一道飘忽魅影疾驰而过,惨叫声止,刚才还是生龙活虎的混账官兵僵持住了,疯狂飙血。

  采臣收回利剑之后,他们全都倾倒在了血泊当中。

  廊道上的燕赤霞看得瞠目结舌,随后连忙拍手夸赞:“哇塞!果真是那剑锋魅影,江湖所言名不虚传,太厉害了!”

  “道兄见笑,只是对手软弱罢了,此地已经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快离开。”

  店小二和老板都在混战当中乱刀砍死,两人临行烧掉客栈,清除这场腥风血雨遗留下的污秽之地,并在马厩各自找到一匹骏马,骑上去后策马奔腾。

  经过这次风波之后,他俩更加小心谨慎,避免更多节外生枝,所以选择僻静路途,坎坷颠簸在所难免,偶尔还得下马牵行。

  到了傍晚日落西山,天色晦暗,他们选择隐秘地点驻扎憩息。小倩也从魂器里面飘逸出来,与思念的爱人团聚,两人拥抱相依相偎,道不尽的缠绵情意。

  皓月当空,三人也会踏着银光铺就的路连夜兼程,盼望尽快赶到蜀山,请求掌门救助小倩。

  每当月夜,俏丽小倩既可依偎采臣怀抱一同驰骋,偶尔也会飘飞空中,萦绕在他身畔起舞。

  月色朦胧,幽蓝若梦,红裳变白,衣袂飘飘的婀娜倩女更为姣美,像是天仙楚楚动人,撩拨心魂。

  长途跋涉虽然辛苦,每到夜晚却也成了恋人之间美好时光。采臣和小倩格外珍惜这份情缘,述说爱意,勉励彼此坚持下去,祈望能够长相厮守。

  燕赤霞要么喝完酒后呼呼大睡,偶尔也会聆听两人海誓山盟。从来没有爱过的他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热泪盈眶,没有料到世间还有如此真情——原本以为人鬼殊途,唯有相克、相憎、相杀,他俩竟是如此这般感天动地!

  于是乎,耿直道人指天发誓,定要安全送达峨眉,祝愿他俩终成眷属。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