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理悬疑 >推理侦探 > 奉天神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 推理全过程

奉天神探 冬日星空 2044 2018-04-17 16:07
  在听完了司机老张的供述之后,关巍把从自己进入到郑家公馆起,如果检查的郑仲义的尸体,以及郑仲义房间之中的一些问题,再加上郑仲义脖子上的那个奇怪的绳结,结合了刚才老张所供述的问题,以及关巍突然回想起的那道距离郑家公馆楼后面非常近的一组车辙印。

  在把这些所有的线索全部串联起来之后,关巍终于明白了郑仲义到底是怎么死的了!凶手就是柳清淑!就是他自己的老婆,这一定错不了的!

  在做出了判断之后,关巍开始在自己的大脑之中复原起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首先柳清淑如果想要按照自己的计划杀死自己的丈夫的话,就要事先准备好两样东西,第一,就是麻醉剂,第二,一条非常长且足够结实的绳索。

  在准备好这两样作案工具之后,第一个就先要把郑仲义用麻醉剂给迷倒,夫妻之间想要办成这间事情可是非常容易的,柳清淑只要随随便便给郑仲义泡上一杯茶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当将郑仲义成功的迷昏之后,就要把昏迷的郑仲义放倒窗口的附近,并且一定是要背靠着窗台,这样才能够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在将昏迷的郑仲义成功的拖到窗口并安置好之后,接下来就可以把那根早已经准备好的长绳索挽成一个拉伸扣,将圈的一面套到郑仲义的脖颈之上,然而将剩下那一面从窗口甩到楼下去。

  这个时候的郑仲义只是昏迷,而并没有死亡,中了麻醉剂的他只能靠在椅子上沉睡。而此刻的郑家风平浪静,没有人会想到郑仲义就要死在自己的房间之中,所以这个时候柳清淑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怀疑,也不会有人知道。

  如果不是郑仲义已经被柳清淑迷昏的话,在自己的父亲还在头七里媳妇却要去学习开车,别说是郑家这样的大家族,就是平民百姓的家里怕是也说不过去吧。

  在安排好了房间之中的一切之后,柳清淑便来到留下找到司机老张,和司机老张说明要学习开车的事情。

  司机老张这些天因为郑家新丧,所以一直都处在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而二少奶奶再怎么说也是郑家的主人,所以二少奶奶来找老张要求让他教自己开车的话,也是不好拒绝的,虽然心中也知道现在不是学开车的时候,但也没办法,主人和仆人的关系就是这样。

  之所以二少奶奶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让老张教她学开车,一来是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去完成她杀死自己丈夫的计划,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完整的不在场证明。

  在公公的丧期学开车……虽然这个不在场证明看上去有点怪怪的,但是不可否认,这确实实打实的不在场证明。

  在跟老张一起学开车的过程之中,二少奶奶一直很沉稳,在等待着机会的出现,而老张去洗手间方便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所以在老张下车进入公馆的这几分钟里面,二少奶奶柳清淑便完成了自己谋杀亲夫的计划。

  在老张之前的供述之中可以看到,柳清淑学习开车非常的快,甚至比老张学习开车还要快,而且在老张去洗手间的时候还自己开着车围着郑家公馆转了一圈,这个柳清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学会开车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原本就会开车!

  此刻关巍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这样的一组画面。

  在老张下车之后,刘淑琴便在副驾驶的位置看着老张,直到老张进入了郑家公馆之中后,柳清淑急忙从副驾驶的位置上下来,做到了驾驶位上,十分熟练的启动车子,把车子开到了郑公馆的后院。

  而柳清淑这一次开车来到后院和之前老张开车来到后院的时候不同,她驾驶的汽车距离郑家公馆的后墙非常的近!

  当车子来到她和郑仲义房间窗外的时候,柳清淑停下了自己的车子,伸手抓住了从房间之中甩出来的绳套,或是用尽全力去拉,或是借助汽车的力量去拖,总之在一股拉力的作用下,系在郑仲义脖子上的绳套越来越紧,最终将二楼之上的郑仲义给勒死……这也就是为什么郑仲义的脖子上的绳套会是那样一个如此怪异的系法的原因。

  而在成功的勒死了自己的丈夫郑仲义之后,柳清淑又利用窗沿上的直角来回扭动绳套下面的长绳索,直到将这条绳索摩断,这才从新上了车,再度开车来到了郑家公馆的门前。

  而这个时候上完了洗手间的老张刚好从郑家公馆里走出来,于是两个人继续练车,一直练到了距离郑仲义死亡时间一个小时之后,彻底排除了自己的嫌疑之后,柳清淑才从新返回到了郑家公馆。

  而柳清淑从新回到自己的房间,第一时间打开窗子,为的就是处理掉绳套在窗沿直角处抹茶的痕迹,可是当柳清淑推开窗子的时候,一下子就傻眼了,因为窗子上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并且已经被绳索给弄得凌乱不堪!

  因为在拉扯设套和摩擦绳索的时候,窗沿上的积雪已经被打乱了,所以柳清淑必须清理掉床沿上的积雪,所以当关巍推开郑仲义窗子的时候窗沿上是没有积雪的,而推开柳清淑遇袭的客房的窗子时,窗沿上是有积雪的!

  在推理出了柳清淑完整的作案过程之后,关巍的嘴角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心道,“柳清淑啊柳清淑,这一次看你还能说什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那条长长的绳索这个时候怕是还藏在车里吧!”

  把自己的思路完全整理清楚之后,关巍伸手合上了侦讯记录,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微微一笑,开口对司机老张说道:“多谢你的配合,现在没有你什么事情了,我们一起回去吧。”说罢,便伸手推开了这间储藏室的门,带着老张缓缓的向大厅走去,一边走,一边用自己那锐利的目光看着坐在沙发上略嫌紧张的柳清淑。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