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远古神话 > 西游之妖孽沙僧

第三十五章 重新分工

西游之妖孽沙僧 星寒 1989 2018-04-17 12:55
  唐僧继续说:“八戒,平日里师傅看你也算是勤恳,说话做事也有几分道理,悟空的本事大,气度也大,为师不管做什么都要偏向你几分,只是委屈了你大师兄,但是今天的事绝对不能再偏向你,悟空也忙忙碌碌一天了,虽是无功而返,但是说到底,你也有几分的责任!”

  猪八戒低着头不说话,张帘知道,他听进去了,孙悟空的眼圈红红的,别是哭了吧。

  人很多时候,再怎么难过都是心里憋着,但是如果有人说这事没关系,不是他的错,那他的心里就会感激万分,甚至憋了很久的泪水都会出来,孙悟空,此时就是这样。

  唐僧说完,看着垂着头的两人,轻轻叹口气:“悟空,你明日去请寿星,悟能悟净,你们两个人加起来,应该也能有一个大师兄吧,你们去抓妖怪,另外,那个国王是什么态度?”

  “国王?吓晕了!”孙悟空说:“我给他了差不多七八颗心,本身就被吓得不轻,再加上最后两个妖精现身,白狐狸还把他咬了一口,他就晕过去了。”

  “七八颗心?悟空你这是在下蛋吧!”唐僧一脸懵逼的看着孙悟空。

  眼看着气氛变好了,张帘这才放下心来,这下好办多了,明天是他去捉妖,那白面狐狸总是还能再多修炼几年,不然这孙悟空去,可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嘀,恭喜宿主完成怜香惜玉称号,奖励传音螺一个,狐仙进阶丹一颗。”

  又是传音螺?怎么老给这东西,一个小龙女的传音螺就已经够他说的了,主要是这小龙女还挺闲,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除过十四个小时的吃喝拉撒睡的时间,她修炼一会儿,就经常找他,虽然张帘还挺享受的,只不过这么高的频率,他也受不住啊。

  这个传音螺,不然还是给白面狐狸吧,张帘想起那晚销魂蚀骨的感受,就不由得一个激灵,只希望自己哪天能学会个筋斗云,一撒腿就到了她们的家里来一发。

  他正打着小九九,经又却发出了嫌弃的声音:“真不要脸,就不怕哪天死在她们怀里?”

  张帘按了按经又的头:“小孩子不懂不要乱说。”

  不顾经又抗议的“呜呜”声,张帘又开始了自己龌龊的想法。

  经又心里莫名的有一股不爽,她恨恨的想着,这个人也太花心了,自己必须要收拾他,等今晚自己吃了升阶丹,明天变个大长腿美女去勾引别人,气死他。

  只是经又自己都没觉得,她现在的想法有多小女人。

  到了晚上,所有人都睡了,张帘却在房间里伺候经又,这小家伙,一到屋里就是个小萝莉的样子,到处乱跑乱窜,捣的张帘根本没法睡觉,只能陪着她一块闹。

  “你快吃了升阶丹吧,我好困啊。”张帘一边打呵欠一边说,因为经又一直说,自己如果吃了升阶丹,升阶时是非常痛苦的,跟自己从第一阶到第二阶一样,非常难受,还要让他必要时给点血,不然可能撑不过去。

  这也太麻烦了吧,张帘一直想着,自己从炼体到婴凝,可是一点儿罪都没受过。经又一记眼刀,张帘硬是乖乖的没敢说话。

  吃下升阶丹后的一个时辰里,张帘一直盯着经又,她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仿佛她只是吃了一颗假药。

  张帘终于撑不住了,“咣当”一声,头砸在了桌子上,睡着了。

  经又微微一笑,她是骗他的,第二阶到第三阶哪有多痛苦,就是确定了个性别长了个身体而已,又不拆胳膊卸腿。

  天刚蒙蒙亮,张帘就挣扎着醒来了,他做了一晚上的梦,一会儿是小龙女跟他在一起玩,一会儿是玉面狐狸看着他说你怎么这么刻苦,一会儿又变成了白面狐狸,她坐在他的身上不停起伏,大好的风光。

  完了,经又,张帘赶紧看向经又的方向,顿时惊呆了。

  一个大长腿美女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上不着寸缕,长长的睫毛垂在眼睑上,大胸细腰,白的几乎快要发光。

  现在这姑娘家都这么不矜持的吗?自己虽然长的是帅了点,可也不至于半夜跑来睡在他房间吧,还脱得这么干净,好歹留块布嘛。

  张帘此时光顾着流口水,哪里还记得昨晚的事,至于经又,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他蹑手蹑脚的找到块布,小心翼翼的给她盖上。

  自己现在的火再大,也不能毁了人家姑娘不是,张帘已经快要哭出声来,他已经快要憋坏了。

  不知道,去亲一口犯不犯法。他又走到了姑娘面前,弯下腰。

  就差一点点了,眼看着马上要亲到了,姑娘的大眼睁开,一拳头就捶在了张帘的眼睛上。

  什么鬼!张帘捂着眼睛看着生机勃勃的女孩,委屈极了,不是她自己送上门的吗?

  “你这个老流氓!”女孩捂住胸,伸出一根玉指指着张帘:“你倒真是敢啊!”

  这是……经又!张帘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升阶丹是他给的,也是他看着吃下去的,就连昨晚都是在一起的,他怎么就忘了这茬。

  天呐,他居然对一个神兽动了心思,还那么丑。

  他想了想这么些天经又的样子,一条鱼,一只壁虎,一条四脚蛇,一个三四岁的男孩,一只麒麟,甚至还是一只小白鼠,就只有昨天,她算是一个女的。

  而自己,居然对它动了春心。

  怕是真成了饥不择食的典范!张帘绝望的想着,就是小龙女跟狐狸精吧,人家的原本样子也好看啊,哪像这位,一会水里游一会儿地上爬的,黑不溜秋,成何体统!

  经又转了一个圈,穿上了一袭淡紫色衣裙,对他破口大骂:“你这个禽兽!还敢骂我!”

  张帘也不管什么了,连滚带爬的就跑了出去。不行,他的心脏受不了。

  经又看着他仓皇逃走的模样,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有些失落,也有些难过。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