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婚恋爱情 > 甜婚惑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狐狸精

甜婚惑人 漂流的风 2020 2018-04-17 10:37
  “狐狸精!”

  尖锐鄙夷的咒骂声响起,安馨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疼,耳朵里嗡嗡直响,脑海里有几秒钟的空白。

  她抬起头,眼前的女人妆容精致五官艳丽,一身的珠光宝气。

  林安妮,公司老总的侄女,平日里就飞扬跋扈,每次来公司都要惹点事。

  安馨自问没有得罪她的地方,不明白她今天为什么会如此咒骂自己。

  她略微迷惘的眼神看过来,林安妮也不知怎的,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眼一眯一个巴掌又挥了过来:“看什么看!贱女人!”

  安馨一抬手挡住了那一巴掌,隐约也带了怒:“林小姐,你莫名其妙冲出来对我又打又骂,我完全可以报警!”

  “报警?好啊,你倒报一个试试啊!”

  林安妮大声嚷嚷:“我倒要看看警察来抓谁,你这个狐狸精!”

  狐狸精,这个称谓让安馨微微皱眉,隐约间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安馨正要解释什么,突然看到站在林安妮身后瑟缩的男人,她目光一沉,顿时心里有了些了然。

  那是她的男友徐哲,此时他正伸手拉住林安妮的胳膊,小声地说:“安妮,别说了,这里人太多,影响不好。”

  “怕什么!”

  林安妮一甩胳膊指着安馨的鼻子就说:“她有脸做,还怕人说?”

  安馨忽然笑了,浅浅的,像是一碰就会碎掉,她直视着徐哲的眼神让他一阵心惊肉跳。

  难怪,难怪他最近总是借故加班,难怪他的电话总是转入秘书台,难怪……

  一阵锥心的痛楚浮上心头,安馨声音很轻,紧紧盯着徐哲问道:“你跟她说我是小三,我勾引你?徐哲,我是小三吗?”

  徐哲闪躲的眼神让安馨的心越发的冷,而那份清冷里,更多了一丝了悟。

  原来如此,所以恋爱至今,他才会以办公室恋情会影响工作为由不公开,甚至刻意在人前与她保持距离。

  呵,原来他早就劈腿,而自己还傻傻地信了他所有的话!!

  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寒噤,安馨忽然觉得这个让她爱了三年的男人好陌生,自己似乎从来就没有看懂过他。

  “你怎么不是?哲,你告诉她,她就是个小三!”林安妮强势的拉扯着徐哲。

  他偷偷看了林安妮一眼,只得道:“安馨,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们不可能,要不是你一再纠缠我,也不会发生今天这件事。”

  徐哲皱着眉,可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安馨怎么会不明白徐哲的想法?惹恼了林安妮,别说总经理的位置,就是现在的工作都要丢了。

  这就是她曾经爱过的男人,安馨凄然一笑,内心撕裂般的痛。

  徐哲看着她,眼底闪过一抹内疚,随即扯住林安妮就要走。

  俩人与安馨擦肩而过时,林安妮突然甩开徐哲的手,上前一把将安馨狠狠往外一推,嘴里恶狠狠地说:“今天我就告诉叔叔炒了你,不要脸的贱货!”

  那一掌让安馨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鞋跟一歪就要向后跌倒,然而预期的疼痛却没有到来,安馨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坚硬而又温暖的怀抱。

  她下意识反手抓住了扶着自己的那只手臂,用力咬紧嘴唇挨过脚踝处的扭疼,这才看向及时扶住她没有让她当场出丑的人。

  那是个极为优雅的男人,五官俊挺,眉宇间带着一股淡淡的书卷气,让人觉得异常熨帖。

  “需要叫医生吗?”

  男人的声音低沉醇厚极具磁性,眼底没有任何怜悯同情,反而叫安馨心安。

  “谢谢,不用。”

  安馨别开眼睛,她从那人的眼睛里她看到了自己一身的狼狈,她无法面对这样的自己,将男人推开,安馨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办公室。

  冲入人流,安馨大口大口的喘气,仿佛不这样,她就会窒息而死。

  手机忽然响起来,看着来电显示,安馨有些烦躁的用手指梳了梳头发。

  “妈。”

  “安馨快回来,妈妈有事跟你说。”

  安馨深吸了口气,抬头看了看玻璃幕墙的高楼,想起林安妮刚才那副模样和一贯嚣张跋扈的个性,估计自己也不用回去上班了吧。

  何况,就算林安妮没出手,难道她还能继续留下来和徐哲抬头不见低头见?

  思及此,安馨干脆打了车,直接回了家。

  “妈,什么事?”

  安馨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坐到了母亲对面。

  刘海清上下打量着女儿,不满地说:“小馨,听说徐哲最近升职做了部门经理?妈可告诉你,你俩的事情必须得抓紧了,你和他谈了三年,也该结婚了。”

  刘海清试探着看了一眼安馨:“还有,他不拿来五十万彩礼,可别想娶我的女儿!”

  五十万,又是五十万!

  此时此刻,安馨都不知道该不该感谢母亲喋喋不休的五十万了。

  若非她一开口就五十万的彩礼,自己恐怕早就和徐哲结婚了吧!

  那么一个男人……

  安馨垂着头,努力控制着眼泪,低声道:“妈,你怎么不干脆去市场挂个招牌,直接把我卖了算了?”

  “你这是什么话!”

  刘海清的眼睛瞪了起来:“我含辛茹苦又当爹又当妈把你拉扯大,五十万怎么了?我还嫌少了呢!我告诉你,一分也不能少!你弟弟还等着这钱娶媳妇呢!”

  安馨苦笑了一下,果然如此,在母亲的眼里永远只有弟弟,而她的存在就是赚更多的钱供养他们而已。

  安馨突然觉得这一天身心俱疲,那些曾经强撑着她努力的理由,一个个都变得如此荒唐。

  “我和徐哲分手了。”

  她不想再和刘海清绕弯子,起身来淡淡地丢下了一句话,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门刚关起来,就听见刘海清高亢尖锐的喊声就响了起来:“什么?那么个混蛋白玩了你三年拍拍屁股就分手了?你个没出息的!”

  刘海清气得在屋里团团转,喋喋不休的骂:“精神损失费呢?青春损失费呢?你弟弟的彩礼怎么办?不行,不行,我得想办法,想办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