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廷侯爵 > 康熙嫔妃传 > 章节目录 > 第十三章:凤阳

第十三章:凤阳

康熙嫔妃传 任瑾 2907 2019-01-13 05:20
  露映把饭菜都摆好,德妃说道:“快叫玉萝出来,一起吃。”

  露映望了望德妃,微微一笑,说道:“回禀娘娘,陈姐姐她,有点事,出去了,可能要晚点才会回来。陈姐姐临走的时候说,等您们用膳之后,早点休息,不用等她回来。”

  在这个时候,陈玉萝独自一人提着竹篮,借着月光,来到山里,找到了范连辰。

  范连辰见到陈玉萝,扑上前去,伸着双手就抱住陈玉萝,说道:“想我了吗?”

  陈玉萝连忙推开他的手,说道:“谁会想你,臭美。”

  范连城说道:“若不想我,你怎么会一个人到这山里来。提的是什么,拿过来看看,给本公子带了什么好吃的。”

  范连辰说着,伸手就接过陈玉萝手中的竹篮。

  这时候的范连辰,一点也不像之前的偏偏公子,此时的他,狼狈不堪。

  范连辰刚打开竹篮,看到里面的饭菜,一个劲的大吃起来。

  陈玉萝看着他饥饿的样子,像是有好几日没有进过食物似的,连忙对他说道:“吃慢点,别咽着了。”

  “有没有带酒?”

  “不给你喝酒,带了绿豆汤,给。”

  等到范连辰吃饱喝足了之后,陈玉萝就开始问道:“楚英的烟草是你给她的吗?”

  范连辰说道:“没有呀!”

  “没有?那她是从何处得来的。在我们几个认识的人当中,也只有你才会有这种东西,你可把她给害惨了。”

  “她非得向我要,只好给她咯!”

  “她向你要你就给她!你知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我那知道她在哪里。”

  “被官兵抓往会稽了,已经已经被送进了牢狱。”

  “怎么会这样。”

  “你明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非要给她,现在倒好了,也不知道她要被关多久,才能放出来。”

  “谁知道她到底拿去做什么。”

  “绣坊里欠我们的工钱,一直不给,八成是拿去放在绣坊的货物里,后来被官府查出来了。”

  陈玉萝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

  她出来也有些时候了,等到范连辰把饭和菜都吃完,她一边将碗筷装进竹篮里,一边问道:“今天晚上,你打算睡在这里吗?”

  范连辰说道:“不然我能去哪里!京城的赌场被查封,属于我的那部分已经没了。会籍城里的赌馆也受到牵连,眼看又要被查封,现在不仅落得无家可归,还成了逃犯。”

  陈玉萝说道:“上个月你不是说,做完这一批就收手了吗?你要是上个月真的收手了,现在也不会落到这一步。再这样下去,范承勋大人的官爵迟早有一天会被你搞垮。”

  “垮了更好,他只关心他的亲生儿子范时泽,什么时候记得我这个养子了。”

  “你……,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当初我就不该与你相识。”

  “我们相识也才半年呀!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范连辰说了句气话,直接把陈玉萝气走了。

  陈玉萝回来之后,秦露映连忙问道:“怎么样,他现在怎么样了,住在何处。”

  陈玉萝回答说道:“别提了,早知道我就不去了。”

  秦露映说道:“哎哟!嘴上说不去,心里面还不是总惦记着。也难怪喔!你说长得这么英俊的美男子,要是不误入歧途,上哪儿找去。”

  陈玉萝说道:“你不是在损我吧!当初和他刚结识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他是做这一行的,我也是最近才知道。”

  “好了,已经很晚了,睡觉去吧!”

  “德妃娘娘睡下了吗?”

  “睡下了。”

  “你没告诉她们吧!”

  “你的命令如同圣旨,我哪敢不听从。哎呀!睡觉了。”

  秦露映说着,便大起了哈欠,进了屋子,没过多久,陈玉萝也跟着进去。

  第二天起来,陈玉萝来到德妃和韵合睡觉的房间,德妃主仆二人早已爬起来了,陈玉萝连忙说道:“德妃娘娘早安。”

  德妃回答说道:“咱们姐妹一场,以后就不必鞠礼了。”

  陈玉萝说道:“那怎么行。”

  “我说了,不必鞠礼就别鞠礼了。”

  韵合打岔说道:“是呀!娘娘昨夜对我说了,真当你们二人是姐妹。这要是换成在宫里,娘娘对你们说话,要自称本宫了,就不会我我我的。”

  陈玉萝听着,突然对德妃和韵合说道:“娘娘,韵合姐姐,早膳已经帮你们做好了,您们还是先进屋用膳吧!我和露映,要趁着太阳还没出来,得先把外祖母去临安之前,留下的这些纱拿去溪边浣洗出来,等外祖母后来后,好拿到市集上去卖。”

  德妃说道:“我们不饿,我们和你们一起去浣纱吧!”

  陈玉萝一听,连忙说道:“德妃娘娘,这可使不得。”

  “不要紧的,以前还没进宫的时候,我也是要经常去溪边浣纱的。”

  德妃说着,对陈玉萝笑了笑。

  德妃坚持要去,陈玉萝和秦露映拦也拦不住。于是,四人把要清洗的纱,都放进竹篮里,一道来到溪边。

  德妃虽然有好些年没做过这样的活,但对于浣纱来说,她一点也不陌生,而且做起来感觉还很熟练。

  正在溪边浣纱的女子们看到之后,都在窃窃私语,轻声说道:“你们快看,德妃娘娘在浣纱。”

  德妃四人同心协力,很快就把要清洗的纱都洗完了,等回到家里,太阳刚好出来。

  德妃一边凉纱,眼光不停的望着远方,韵合见了之后,走了过来,轻声对德妃说道:“娘娘,都两天了,隆科多和四阿哥也该到会籍了,可怎么一点消息都还没有。”

  德妃回答说道:“是呀!本宫真是有些担心。”

  其实在这个时候,隆科多和胤禛还在安徽省的地界,隆科多正在赶着快马,到处寻找方向。

  突然间,隆科多停了下来,对胤禛说道:“四阿哥,咱们好像走错方向了,到这凤阳府来了。”

  胤禛回答说道:“舅舅,那还要转回去吗?”

  隆科多犹豫了一阵,回答说道:“不用了,年遐龄年大人家好像离这里不远,不如去讨茶喝。”

  隆科多说着,又赶着快马,往凤阳府的方向奔去。

  进了凤阳城,没走多远,隆科多和胤禛就看到了前方有座大宅院。隆科多指着对胤禛说道:“就是那里了。”

  等到进入宅院,正好从里面出来一名小青年,看上去年龄和胤禛一般大小,隆科多和胤禛就从马背上下来。

  隆科多微笑着向小青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年大人在家吗?”

  小青年回答说道:“我叫年羹尧。”

  小青年对隆科多说话的同时,就放声向里面大声喊道:“爹,有客人来了。”

  就在这时,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此人见到隆科多,便笑脸相迎,大声说道:“哎哟!原来是隆大人呀!幸会,幸会。”

  中年男子正是年遐龄,年遐龄和隆科多说话的同时,不停的打量着胤禛,于是就向隆科多问道:“这孩童是……”

  隆科多连忙回答说道:“是皇上的第四子,四阿哥。”

  年遐龄一听,连忙双膝跪到地上,大声说道:“老臣叩见四阿哥,老臣不知四阿哥亲临,请四阿哥恕罪。”

  隆科多回答说道:“年大人快请起。”

  年遐龄起来之后,立刻就将隆科多和胤禛一并迎入正堂。

  隆科多和胤禛刚坐了下来,年府的丫鬟们立刻将瓜果酒水通通端了上来。

  就在这时,旁边有一名不到十岁的的小女子跳来跳去,年遐龄对小女子说道:“素瑗,快来见过四阿哥和隆大人。”

  隆科多见到名叫年素瑗的小女子,便对年遐龄说道:“请问年大人,这小孩是您的女儿吗?”

  年遐龄说道:“这是老臣的次女,素瑗。”

  隆科多与年遐龄说着,又换了别的话题。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胤禛躺在隆科多的身边,没有直接入睡,而是轻声叫着隆科多:“舅舅。”

  隆科多应了一声,然后说道:“怎么了。”

  胤禛说道:“我想额娘。”

  隆科多回答说道:“等明日到了会稽,就见到额娘了。”

  胤禛说道:“是佟额娘。”

  隆科多说道:“怎么突然会想起佟额娘了呢!难道不想舅舅吗?”

  胤禛说道:“想,想佟额娘,也想舅舅。”

  胤禛说着,便将手搭在隆科多的身子上。

  圣诞文学网官方网站:http://www.shengdan.com

  过了一会儿,隆科多又对胤禛说道:“舅舅跟你说件事。”

  胤禛应了一声,隆科多又继续说道:“把年大人的此女年素瑗,给你做小福晋,要还是不要。”

  “不要。舅舅老是爱取笑禛儿”

  “舅舅可没取笑你。等回宫之后,舅舅去向皇上说明,请求皇上先来年府,舅舅给你做媒,先把这门亲事定下来。”

  “舅舅再胡说,禛儿就不理舅舅了。”

  “好了,舅舅不胡说了,睡觉吧!明日还要赶路。”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