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空尘 > 章节目录 > 第一章 引子

第一章 引子

空尘 几度冰寒 2725 2018-10-10 19:09
  中原大陆的西北边界与西荒相邻处一座山峰巍然屹立,在山峰的背面是黄沙漫天的西荒,而山峰的正面却是一片蔚蓝的天空和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风吹草地现牛羊”这样唯美的美景处处可见。那座山峰在这样的美景下好似一尊绿色的大佛静静地盘坐在那里,在念诵无上佛经,而后方漫天的黄沙就像是漫天的佛光在普照大地。

  在这样一座大佛山上有着一座古老的无名寺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

  “咚”“咚”“咚”

  “唵嘛呢叭咪吽……”

  老和尚和小和尚正盘坐在大殿内手敲木鱼口里念诵着佛经心法。

  忽然,小和尚停了下来,抬起头用那纯洁无邪的眼睛看着老和尚问:“师父!我们为什么日日都要念诵这乏味的经文?”

  “因为我们是和尚啊,和尚当然要念经啊!”老和尚笑吟吟地看着小和尚道。

  “那我们为什么要当和尚啊?”小和尚摸了摸自己的小光头又看了看老和尚的光头问道。

  “因为我们就是和尚啊。”老和尚仍然笑吟吟的看着小和尚道。“师父!我不想当和尚,我想下山去!”小和尚坚定不移地与老和尚对视道。

  “为什么想下山呢?当个无忧无虑的和尚不好吗?”老和尚面色不改,仍笑吟吟地看着小和尚问。

  小和尚起身走到殿外,望着蔚蓝的天空那无际远方大声的喊道:“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看这天有多高,看这地有多远,看这海有多深,看这尘世有多繁华!”

  老和尚眼中闪过一丝睿智,终于收起了笑吟吟的脸色,起身站到小和尚的身后,严肃地问:“徒儿,你当真要下山?”

  “是!”小和尚非常坚定。

  “跟我来吧!”老和尚转身朝大殿深处走去,小和尚紧紧跟在他身后,老和尚走入了文海阁,在一个古朴书架面前停了下来,老和尚迅速地摆弄了几本书,然后拉着满脸不解的小和尚向后退了一步。

  “铿锵”一声,原本严丝密缝的书架竟然缓缓分裂开来露出了一条幽长的密道。

  “这文海阁里居然有一条密道,我这么多年居然没有发现。”

  老和尚拉着满脸震惊之色的小和尚迈入了密道,后面的书架在他们进入后竟又自动缓缓合闭。

  “铿锵”。

  这时小和尚才缓缓回过神来,接着,他又震惊地发现密道周围都是幽绿的苔石,透露着一种幽深古老的神秘气息,而两侧镶在石壁上一颗颗发出柔和的光芒的居然是价值连城的夜明珠。

  又跟着老和尚走了百来步,进入了一个大理石砌成的密室。这密室不算大,只有一座木案,几只木箱,木案上有一座香烛台,烛火摇曳中却好似有种不朽不灭佛性浩荡的神秘气息。烛台旁零落地放着几本古书,古朴无华。

  老和尚打开了一只木箱子,从其中翻出了一块玉佩。

  “徒儿,你过来。”老和尚将手中的一块玉佩递给了小和尚。

  小和尚,接来玉佩竟发现玉佩上,有一面雕有大气的双龙戏珠,另一面刻有一个俊秀的尘字。

  小和尚隐约感觉这块玉佩是自己的,抬起头狐疑地看着老和尚问:“师父,这是我的对吗?”

  “嗯,没错。”

  老和尚看着小和尚继续说道:“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现在我告诉你。”

  九年前,那天,辽阔的大草原上天空罕见地阴云密布,雷声轰鸣。一位白衣女孑抱着一个尚在襁褓里的婴儿骑着一只伤痕累累的白色大雕,出现在空中,那白衣女孑面色焦急,似乎后面是有人在追她。

  “桀桀”

  “小娘皮,你跑不掉了,哈哈!”

  “交出孩孑,饶你不死,嘿嘿嘿!”

  大笑中,十几名黑衣男孑骑着黑色的巨型猎鹰追了上来,十几只黑色猎鹰将白雕团团围往。

  “哼!我就是死也不会让殿下落在你们手里的!”

  白衣女孑一只手托着婴儿,一只手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绝美的容颜,横眉冷厉,一股强大的气势直上云霄!她座下的白雕更是仰天发出一声悲鸣,视死如归!

  “不好,这个小娘皮施展了秘法!”

  “一起上!”几名黑衣人大喝!

  “你们都得死!”白衣女子怒咤众人,挥剑杀去,白衣女孑虽然施展了强悍的密法,但是面对数十位黑衣人和还是有些捉襟见肘,座下的大雕也面对数只黑鹰的攻击不断发出悲鸣,黑鹰尖嘴叼地大雕血肉模糊。

  白衣女子拼着重创,不断的爆发出强大的秘法,刀光剑影中,血花在迸溅,血肉横飞,折射出一股凄然的美,艳丽的血色染红了高空,无尽的血雾飘散在空中。

  白衣女子耗费巨大的代价终于将黑衣人斩杀殆尽,但是白衣女子也因此身受重创,左胸被刺穿,助骨都被挑断了数根,小腿骨被一个黑衣人踢地粉碎,后背更是中了数剑,白衣都早已被染成了血红色,再加上连续施展秘法后强大的副作用更是让她雪上加霜,摇摇晃晃险些昏迷过去!

  白衣女子并没有倒下,用一把剑支撑着站在尸体堆倒中,悲痛地看了一眼一旁与自己同生共死多年的白雕的尸体,温柔地看了看怀里的可爱柔嫩的婴儿,抬起头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异常坚定地看着远方的绿色大佛。

  ……

  “咚”“咚”“咚”

  “唵嘛呢叭咪吽……”

  寺庙里老和尚正在诵经,突然“扑通”一声,一位满身血污的女子抱着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倒在了殿内。

  “女施主?你!”

  “大师,我……我不行了!这个孩子希望您您…您能够保他平安!”那女子说完这话便昏倒过去不省人事了。

  ……

  “师父,那个孩子就是我对吗?”小和尚看着老和尚问。

  “嗯。”

  “她,她还在吗?”

  “前往极乐世界了。”

  “噢!”小和尚沮丧地点了点头。

  老和尚摸了摸小和尚的头,道:“当年,那个女子早已重伤垂死,是凭借一股执念才坚持到这里,身上伤势那般严重,极乐世界是她最好的归宿。”

  “当时老衲将你抱起来,才发现你居然只有不到四斤,而且不会哭,不会笑,眼睛都没有睁开,要不是当时你体表有着一重生命精气保护你,恐怕你也活不下来的,那重生命精气直到四个月后你睁开眼睛后才消散,老衲在你身上发现了这块玉佩,你做为老衲的徒儿,是空字辈的佛门子弟,于是封你法号空尘!”

  “至于你的身世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徒儿,这块玉乃是皇室才可以用的和田玉,你如果想要更清楚自己的身世可以去帝都探寻。”老和尚慈爱地看着空尘

  “嗯,徒儿知道了!”

  “徒儿,你如今虽然有筑基巅峰的修为甚至有与灵旋镜一重修士一战的实力,但是要切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可骄傲狂燥。”

  “在筑基之上有灵旋九重,在灵旋之上还有八大境界:归元、五府、化龙、悟法、入道,生死、真我、超脱,每提升一个境界都会发生质变,低境界轻易无法力敌高境界,当然,除非你有强大的神物,不然隔层如隔天。”

  “你如今初入江湖,这串为师亲自开过光的佛珠就给你防身用吧,可以保你三次不死。”说着,老和尚从袖口掏出了一串佛珠笑吟吟地递给空尘,

  “谢师父!”知道自己的生命有了保障空尘十分开心!

  “好了,趁着时候还早,快些收抬收抬就下山去吧!”

  老和尚将空尘带出密室后,似乎不想再看见空尘离开的样子,只是最后交代了几句,就独自离开了:“山腰上的一颗老柳树旁有座土坟是那位拼死保护你的女孑的,不要忘恩负义!”

  “徒儿,若是在尘世看乏了,看明白了,就回来吧!任尘世繁华,当空灵绝尘!”

  空尘看了看这个自己呆了九年的无名古庙,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一丝坚定。对着无名寺鞠了一躬,然后抱着一个小包袱踏上了前往帝都的寻亲路。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