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青春校园 > 雪有归年尽晚枫 > 章节目录 > 第一章:重逢后喜悦与不安

第一章:重逢后喜悦与不安

雪有归年尽晚枫 初见汐雪 2767 2018-10-24 13:12
  夏初雪现在刚刚高中毕业,正是放暑假的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考哪所大学,一直以来她都想着自己可以考到安利丝特,这里是全国著名的第一所大学。

  在这大学里不是什么贵族就是一些富二代还有一些脑袋特别发达的天才,她只能在心里想想就好。

  她现在和谢繁语还有许星妍,这两个好闺蜜在一家饮品店里打暑假工,她们家里经济情况差不多,但夏初雪却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被一个好心的医生抚养长大,她觉的等有了钱就可以给叔叔解决一些负担,他就不用那么累了。这些年来如果不是叔叔,自己也不会活到现在的。

  繁华的街道,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来来往往的车辆,有时让人心神不宁。

  “在今天之内,务必要把这些文件理清楚,还有在十分钟之后,会有一个跟珞璇公司有个合同要签,务必把所有东西准备好,另外媒体那边会现场直播,不要给我搞砸了。”安莫枫面无表情的对刘秘书说。

  他身穿黑色的西装,有着琥珀般的眼睛,在所有人眼里他就像是来自童话故事里的帅气王子,也许这位王子不是来自童话里的而是来自地狱。而且他对女人从来都没有什么兴趣,可以说他从未正眼看过一个女人,那些犯花痴的女人还是不断的迷恋着他,甚至有人认为他是有gay。

  “董事长,有一个人把这个资料文件放到柜台,说这是您拜托他帮忙找到的重要资料文件,然后就走了。”

  陈秘书十分平静的把文件递给他,陈秘书从小就跟着安莫枫,年纪轻轻,做事很勤快干净利索,也是安莫枫非常信赖的人。

  安莫枫打开文件,里面是他拜托这个神秘人调查了十年的事情,关于夏初雪资料和照片。当看到她的照片和家里的地址时,脸上出现从未有过的喜悦和激动。

  “马上把珞璇公司进行签约。”

  他这一句话,让所有都大吃一惊。陈秘书更是一脸茫然,好奇那个文件里到底是什么,让董事长这么着急开会。

  “赵董事长,关于香水生产的问题,我们安氏集团有足够的能力为珞璇公司一个更好的发展发展放向,如果赵董事长不愿意和我们合作的话,那请自便,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除了珞璇还有很多公司想要和我安氏合作,不缺你一个。”安莫枫以自己的能力,使安氏公司不断壮大,在商界以位列第一的成绩,而居高零下。

  此时的夏初雪看到银幕上闪闪发亮的安莫枫,心里不禁发出感慨。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可以那么高高在上,而自己却如此卑微呢?

  在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碰到了三四个穿的乱七八糟还纹身的小混混。

  “美女。跟我们玩玩吧。”她假装没有看见悄悄往回走,可谁知道其中一个偏瘦的挡住她的去路,嘴里还叼着一根烟,用猥琐的眼神上下大量了夏初雪。

  其他男的也围了上来,夏初雪害怕极了,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对不起,我还有事。”

  刚迈出一只脚的时候,那个男生把她按在墙上,冷冷笑道:“美女,我看上你,是你的荣幸,别不识好歹。”

  她挣扎半天都没有办法挣脱他的禁锢,狠狠的瞪着他笑着说道:“你这么做不怕犯法吗?”

  “说的好,那就让我告诉你什么叫犯法。”

  他把手伸到她领口的地方,轻松的解开了第一个扣子。她今天只穿一件白衬衫和短裤。一下子扣子被全部解开,露出洁白诱人的。他在她的脖子上又啃又咬。

  首发圣诞文%学#网,关注公*众*号shuiqian787,在线阅读《雪有归年尽晚枫》最新章节

  眼角不知不觉流下眼泪,拼命的挣扎的叫道:“不要,不要。

  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要毁在这个男人的手里的时候,眼前这个男人突然摔倒很远的地方,她恐吓十分无力的蹲在地上紧紧保住自己,浑身不停的发抖。

  一个如同死神一样的男人盯着这群男人,平静的说道:“识相的给我滚。”

  他们看到刚才那一拳,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仓皇而逃。

  安莫枫放下刚才可怕的神情,温和的许多脱下外套走到她的身边,轻轻的披在她的身上。

  夏初雪被他这么一触碰,马上叫了起来。

  安莫枫有些慌乱,慌乱,他可是安莫枫尽然为一个小女孩表现的有点慌乱,连忙说:“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夏初雪微微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正好对上他的眼睛,这一眼似乎隔了好久好久。

  她突然眼前一黑,倒在一个散发出薄荷清香的怀里。安莫枫沉默了,紧紧的把她抱入怀里。

  他把夏初雪抱回家轻轻放在床上,伸出手去触碰她的额头,脸色马上黑了下来,拿出手机,按了几下,他平淡的说:“限你在5分钟之内,务必赶到。”说完注视着眼前的夏初雪说:“你一点也没变,可是为什么你要让我这么心痛呢,你就不会保护好自己吗?”

  叮咚——叮咚——

  安莫枫起身打开门,穿白色衣服的男人,手里还拿着红十字的医药箱,是医生。而且他现在还满头大汗,大口大口喘气。可以看出来他是火急火燎的赶过来。

  “安总,你哪里不舒服。”

  安莫枫忍住自己的焦虑淡淡的说:“我没事,病人在我房间。”

  医生来到他的房间,眼前的场景让医生大为吃惊,一向冷漠的安莫枫竟然让一个女人躺在自己的床上。

  安莫枫看到医生这样注视着夏初雪,心里十分不爽,“医治好她,治不好你就别干了。”

  “是,是。”医生的声音有些颤抖。

  医生为夏初雪检查了一下,在他收拾东西的时候,安莫枫紧张的问道:“她怎么样了。”

  这样的他,是所有人从未见过的。

  医生缓缓开口说:“她身体十分虚弱,可能以前受过很严重的伤,而且现在还发着高烧,要好好调理,不过……。”

  “不过,不过什么。”医生的不过这两个字把安莫枫的心揪的紧紧的。

  “我发现她有严重的抑郁症,也可能还有其他的病症,但最好到医院里做个全面检查比较安心。”

  “抑郁症?”

  “这是心病,或许她以前发生什么事情,而留下的疾病吧,如果要治好这病就要尽量让抱着平静和愉快的心情,只要不去想暂时是没什么事的,不过心病还须心药医。”

  “好,我知道了。”

  医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安莫枫坐到床边注视着她说:“恐惧症,这些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原谅我在没有在你身边陪伴你,如果早知道这样我就不会让那个男人把你带走。”说完,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回想今天下午收到自己一位好友零送来的文件,里面是安莫枫拜托他调查了十年的事情,这是关于夏初雪资料和照片。当看到她的照片和家里的地址,立马跑到她到的家门口,等到天黑都没有人回来,无奈就只好走了。在路过那个小巷子的时候,看见她当时的心情五味杂陈。

  他和她又是什么关系呢?是仇人,还是什么。

  第二天,夏初雪缓缓的睁开眼睛,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帘,她用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使自己能够坐起来,她的眼珠转动着,巡视这眼前的一切。

  这个房间很大,整体以白色为主,摆放的物品很少,给人一种平静感,但有些冷清。

  她走下床,向外面走去,在这个房子里,她看不到任何一个人的身影,感觉有些冷清。

  咔——嚓——

  突然的开门声,让她感到一震害怕,傻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哎,这个男人好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那个男人放下东西往她的方向走来,她慌乱的拔腿就跑,脚一滑,身体往后一仰,本以为会是剧烈的疼痛,可感觉自己倒在一个很温暖的东西上。她马上回过头这对上安莫枫的眼睛,原来自己刚才倒在他的怀里,想到这儿,夏初雪马上离开安莫枫的怀里有些结巴的说:“对,对不起。”

  安莫枫摇了摇头说:“不要和我说对不起,因为你说对不起,会让我心痛。”

  两个互相注视着对方。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