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异术超能 > 这个表哥有点猛 > 章节目录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感觉很好!

第一百三十四章 感觉很好!

这个表哥有点猛 东陵上仙 3097 2019-02-12 11:50
  禹家的后花园。

  一道人影从半空中忽然落下,落到了一座体积不大的假山旁边。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激战一场,被金丹自爆炸成重伤的禹春雷。

  他展开双臂抱住假山,使之原地转了一圈。

  假山一分为二,露出了一个漆黑的地洞入口。

  他纵身跃下,来到了自己驻留多年的地下冰室中。

  “爸!”

  禹岚从冰室一角迎了过来,自从给贾表打了那个求和的电话后,他就一直待在这里。

  他的二叔禹春好以及数位炼气期高手战死后,禹家的力量十分薄弱,他很怕遭受贾表的突袭,只能躲在这个安全之所。

  这也是他父亲的意思,为的同样是确保他的安全。

  他知道,因为江月华的死,相对于白文凯与蓝安详,贾表杀掉他的意愿更加浓烈。

  “爸,您受伤了?”

  室壁上的几颗珠子散发出的微光,让禹岚看清了自己父亲的面色。

  “是呀!”

  禹春雷迅速坐到那块大黑石之上,双腿盘起,边调息边说道:“我只是负伤,其他几家付出的代价就更大了。”

  “怎么回事?您说说!”

  禹岚迫不及待地问道,他不想继续过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很希望一切早点结束。

  “白敬睿死在了我的眼前,其他参与行动的人肯定也没好下场。我现在必须立即疗养,你自己出去打听吧。”

  禹春雷闭上了眼睛,说道:“就在花园里打电话,不要离开太远。”

  “爸,贾表死了吗?”

  “我也不知道,估计没死吧。”

  禹春雷确实说不清楚,他与那白袍强者拼斗时,贾表仍旧被封困着,后来怎么样,他无法预料。

  “爸,贾表知道您的身份了吗?”

  禹岚暗骂那小子的命真硬。

  “知道了。”

  “您的身份已经暴露,如果他没有死,今晚会不会杀过来?”

  禹岚很是担忧。

  “放心,今晚他的状态同样不会好,说不定比我还差,没有战斗之力的。”

  禹春雷觉得,贾表吸纳了自己的大量冰火真元力,其中还带着部分厉害火毒,就算不死,也会饱受折磨。

  “嗯,那就好。”

  禹岚这才离开,纵身飞到自家的后花园中。

  先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稍稍适应了一下地面上高出很多的气温,随后他才拿出自己的手机。

  开机解锁,接到信号,他开始拨打电话。

  他先打给了蓝安详,得知这个表弟已经在来自家的路上,而且他的姑姑也跟着来了。

  “行,见面再谈。”

  挂掉通话,他皱眉自言自语道:“蓝宜松居然也被杀死了,白敬睿死在了我爸的眼前,再加上之前被杀死的二叔,我们三家……不对,还有甄仁善!”

  想到这里,他不禁哆嗦了一下。

  沉吟许久,他又给白文凯打了一个电话。

  “什么,你爸没死,我爸死了?”

  听到白文凯的错愕话语,禹岚微微蹙眉,随后解释了一番。

  确实,除了他与自己二叔之外,之前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父亲还活着。

  首发圣诞文%学#网,关注公*众*号shuiqian787,在线阅读《这个表哥有点猛》最新章节

  “禹少,我们白家已无余力继续参与对付贾表的行动,我要出国躲一阵子,祝你们好运。”

  白文凯说完便主动挂掉了电话。

  禹岚收起自己的手机,心知与自己的躲避不一样,白文凯是真的丧失了斗志。

  又耐心等了二十分钟,他的姑姑禹柔与表弟蓝安详一起到来。

  他遵照自己父亲的嘱咐,没有离开太远,就在这片后花园接见了刚到的二人。

  “你爸呢?”

  穿着黑裙,拿着一只手包的禹柔,一上来就急不可耐地问道。

  “他在疗伤,不能被打扰。”

  禹岚先回答,又反问道:“今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唉!”

  蓝安详叹息,昏黄的灯光照耀下,他的脸色显得很沉郁,以往始终会挂在脸上的自信早已不复存在。

  当下,三人坐于一个小亭子里,细说起来。

  禹岚主要说的是自己父亲的情况,禹柔与蓝安详则大概说了说今晚针对贾表的行动。

  “你们后面没有联系到裘万仞,估计他也死掉了。”

  禹岚愁苦地道:“以前从没意识到,筑基后期强者居然也是如此脆弱,说被杀就被杀了!”

  “我们早该收手的,事到如今,想收手也收不住了。”

  禹柔同样一脸无奈之色,之前自己儿子被迫下跪,她恨不得将贾表挫骨扬灰,如今看来,人家已然手下留情。

  “还好大舅现在修为极高,应该能震慑得住贾表。”

  蓝安详心想,若不是自己大舅忽然横空出世,今晚蓝家必遭灭门之祸。

  此时,禹柔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蓝二打来的,问她是否到了禹家,又问她是否见到了禹春雷。

  结束通话后,她对自己儿子与侄子说道:“你们最好也像白文凯一样,趁着今晚离开,先到外地躲避一阵子,如果贾表最终被大哥斩杀,你们再回来不迟。”

  她的话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不用说出,蓝安详与禹柔也能猜到。

  他们都还年轻,修为也不算高,对贾表构不成威胁,反倒有可能被贾表轻易袭杀。

  “我不走,老爸还需要我。”

  禹岚摇头,他知道如今自己父亲只信任自己,父亲正在养伤,自己绝不能胆怯逃跑。

  “我也不走!”

  蓝安详恨恨地道:“他先逼我下跪,跟着抓了安然,刚刚又杀了二叔,我如果就这么溜了,不仅我不甘心,也会成为无数人的笑柄!”

  禹柔叹息,暗道年轻人真是太意气用事,不懂得审时度势。

  ……

  凌晨三点半,柳仙儿的郊野小院。

  沉心打坐足足两个小时的贾表,终于睁开了双眼。

  “表哥,感觉怎么样?”

  一直在旁边守候着的柳仙儿,关心问道。

  “感觉很好!”

  贾表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来,我们再试试身手。”

  “行!”

  柳仙儿同样站起,跟着走了出去。

  二人先到院外,没多久,一起到了一片偏僻的荒野。

  “这一次,你可以用尽全力,不必有所保留。”

  “那你可要小心点呀!”

  柳仙儿深吸一口气,气势不断攀升之际,猛然冲向贾表。

  二人先以拳对拳,硬撼一记,结果是贾表连连后退三步,柳仙儿则只退了一步。

  对于这个结果,他是很满意的。

  犹记得,她在刚刚得到木牌机缘,他与她同在炼气初期的时候,他曾被她一拳轰飞老远,还吐了血。

  如今二人都在炼气中期,身体力量的差距还存在着,但远不如之前那么大。

  柳仙儿现在的身体力量,即便仍旧比不了筑基后期强者,也胜过大部分筑基中期修士。

  至于贾表,他觉得在不动用功力加持的情况下,自己也能与筑基中期修士比拼身体力量。

  接下来,他又与柳仙儿试了试速度。

  “表哥,你怎么忽然进步这么大呀?”

  半个小时的合练过去,二人一起返回小院子之中,柳仙儿万分好奇地问道。

  “这多亏了禹春雷的帮忙。”

  “什么?”

  柳仙儿更加疑惑:“他不是想要杀你的吗,怎么会帮你提升实力呢?”

  “他当然是不愿意的,我是因祸得福。”

  贾表一边回话,一边将探踪灵盘取出并催动。

  看了片刻,他冷哼说道:“禹春雷肯定被金丹自爆炸得伤势沉重,他居然还敢留在淞海市内,真当我是摆设呀!”

  “表哥,你不会是想主动杀过去吧?”

  “他不知道我因祸得福,肯定觉得我今晚甚至随后的一段时间会很老实,需要疗养,我当然要给他一个惊喜!”

  刚才的合练让他适应了新的身体状况,他认为自己不能太过保守,不能给禹春雷太多疗伤时间。

  “我跟你一起去!”

  “不,太危险了!”

  贾表摇头道:“禹春雷就算不是真正的金丹期强者,也已有了部分金丹期强者才有的神通,我单独行动的话能够相机行事。”

  “好吧,那你千万小心点!”

  “放心。”

  贾表将自己之前兑换的遁地灵符交给了柳仙儿,随后才拿着探踪灵盘离开。

  只用了十分钟,他就抵达了禹家附近。

  “以禹春雷的修为,他的神识绝对能覆盖整个禹家,他若一直外放神识戒备着,极有可能提前发现我的踪迹,我得防备着。”

  思及至此,贾表又给自己兑换了一块遁地灵符并将之握于手中。

  为了尽可能不被发现,他先施展了隐身术,而后才越过禹家的院墙。

  一分钟时间看似不长,可对于如今的他来说,足够寻到目标并完成一次袭击。

  可惜的是,他在这片大院子里迅速转了一圈,并未寻到禹春雷,只是在一片花园的一座小亭子里,看到了禹岚与蓝安详。

  除了那两位名门大少之外,小亭子里还有一名妇人,他知道她是蓝安详的母亲禹柔。

  “探踪灵盘显示,禹春雷就在这片小花园之中,可是怎么没见着他的影迹呢?”

  贾表十分疑惑,以他远超常人的精神力很快就能猜到,禹春雷可能藏身在地下某处。

  “到底在哪里呢?”

  贾表不敢轻易外放神识去搜寻,因为他的精神力不如禹春雷,他的神识波动很有可能被对方察觉到。

  很快,他发现了一个异常之处——

  一座一分为二的假山,在两瓣假山之间的地面上分明有一个地洞!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