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推理悬疑 > 悬疑探险 > 葬地寻龙之千佛窟 > 章节目录 > 第90章 疑问重重

第90章 疑问重重

葬地寻龙之千佛窟 简磐 3071 2018-12-12 21:33
  我们成功救出老爹和头领,找到了暗门进入烟囱道,权衡之下,咬牙爬上了铁架子。爬了两分钟,我突然听到头顶有动静,之后便发现石头和向导被尸孩驮着在我们上面。

  为了营救石头和向导,我们只能冒险一搏,让老爹和头领用马鞭把他俩卷下来,然后我和小西安在下面接应。

  豆子乘机开枪把烟囱壁上爬着的尸孩全部打下来。

  尸孩除了有人的手脚之外,身体里可以钻出来许多毛忽忽的触角,现在他们就是借助这些触角在滑溜的烟囱壁上爬行的。

  石头和向导很快就发现了我们,石头显然吃了一惊,向导差点惊呼出来,我冲他俩打了个噤声的手势,他们才瞪着眼睛停止扭动身体。

  从老爹和头领挥出马鞭卷住石头和向导到我和小西安接住他俩只发生在一瞬间,尸孩的双手双腿本来都翻转一百八十度抱住背上的猎物,突然抱了个空一下子停了下来,抬起头怪叫着发信号。

  我们本来以为烟囱壁里只有这两个尸孩,没想到一阵怪叫后,居然从下面和上面窜下来数不清的尸孩。

  我大喊一声:“不好!”边开枪射击边往上爬。

  老爹的身手比我想象中要迅猛得多,前面有尸孩挡道,后面有尸孩追击,我们的情形异常凶险,我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那个冰洞里,和小西安趴在大锅里随着腐液一起汹涌而出。

  好在我们已经距离烟囱口不远了,没过多久,老爹就爬了上去,石头和我上去后,我才看见那盏特殊的长明灯,其实这根本不是长明灯,它本来是造在烟囱口的一个铁盖子,因为长年累月的焚烧,铁盖子上被喷出来的油脂油膏蒙住了,油光可鉴,在月光的折射下像长明灯一样挂在头顶。

  我们进冰雪屋的时候天上没有月亮和星子,现在却漫天星子,借着夜色,我望向烟囱道内,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凉气,下面的尸孩向潮水一样往上涌。

  豆子、头领、向导和小西安也都出来了,老爹和石头已经找到了下去的铁架子,大家赶紧往下爬。头领看我还蹲在烟囱口,喊道:“羊头你不走还在干嘛?一会儿尸孩追上来谁也走不了了。”

  我答应了一声,用力把那个长明灯一般的铁盖子合起来,有了这个屏障,尸孩们一下子出不来,等他们出来我们也差不多下去了,一旦爆炸发生,所有的尸孩都会被炸上天。

  我是一口气爬下铁架子的,踩到地面之后便跟着头领他们发足狂奔,跑出去足足五十米,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我们的身体被巨大的气浪冲飞出去,我只看到森林里猛地亮堂起来就失去了知觉。

  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左腿钻心的痛,我知道自己的腿受伤了,试了试还有知觉,知道并没有摔断。冰雪屋已经被夷为平地,但残留的灰烬还是照亮了四周。

  首发圣诞文%学#网,关注公*众*号shuiqian787,在线阅读《葬地寻龙之千佛窟》最新章节

  我一瘸一拐地寻找石头他们,很快就把震晕的大家都找到了,好在除了我没有其他人受伤。

  看着劫后余生的大家,我思绪万千。

  我很想询问头领他们钻进地洞后遇见了什么,但他们四个就像约定好了一样只字不提。也没有对我们为什么出现在冰雪屋提出质疑,甚至没有问一句那个假扮成石头的死尸。

  豆子对他们的这种表现很不满意,讥讽道:“狗日的还想玩偷梁换柱,以为弄个死人冒充石头就能瞒过我们,豆爷可没这么容易忽悠。”

  我留意到老爹听见这话惊恐地抬起了头,其他人却闷声不响,就好象这些早就在他们意料中一样。这种反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突然觉得,对于这四个不同身份的古楼兰后裔我们根本不了解。

  老爹让石头找了根树枝固定我受伤的腿,告诉我过几天腿就没事了。

  我把大口袋里的食物分给大家,头领露出难得的笑容说:“不愧是羊头,带出来这么多好东西。”

  豆子接嘴说:“那当然,要是我豆爷,一准儿只扛着枪出来。”

  他这话把大伙儿都逗乐了,向导破天荒地开玩笑说:“在这林子里扛枪可没用,连鸟都打不着。”

  我点点头,把我们三个人做相同的梦告诉他们,豆子不好意思把屁股上的木圈展示给大家看,一把揪过小西安,指着他的脖子说:“瞧见没,这就是我们的战利品,天然项圈。”

  老爹看见小西安脖子上的木头却脸色突变,说:“这不是木头,是一种寄生虫。”

  豆子一下子跳了起来,顾不上丢份,把屁股撅起来说:“老爹你可得看清楚了,我和羊头的屁股上也有。”

  老爹仔细看了看我们身上和木头长在一起的地方说:“的确是寄生虫,这种寄生虫平时都以树木为掩护,出现食物的时候会在短时间内大量繁殖,如果不跟除掉,你们会慢慢被它吞噬,小西安的脖子和手腕会越变越细,最后脑袋会从脖子上掉下来。”

  这种死法太吓人了,我看不见自己屁股上的木头,但却发现小西安脖子上的木头和手腕上的都打了好几圈,看起来脖子和手腕都细了不少。

  豆子只差没给老爹下跪,一个劲地求老爹救命。

  剥离这些寄生虫跟割肉差不多,我和豆子还好,只是屁股上少了块皮,小西安比我俩惨,脖子上和手腕上的皮差点没整个揭下来,清除掉寄生虫后,老爹和石头快速给我们止血包扎,我从冰雪屋里带出来的药品和绷带派上了大用场。之后老爹让我们三个都脱光衣服,仔细检查我们身上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寄生虫,又从我和豆子的后背上割下来几块,让我们把我带出来的白褂子穿在最里面,这才让我们穿好衣服。

  豆子对冰雪屋里的东西都很反感,平时超能吃的他连压缩饼干和罐头都吃得很少,让他穿上白褂子石头费了不少口舌。

  豆子和小西安把火柴也带出来了,老爹让我们点起一个大火圈,说这样野兽、毒虫和尸孩都不敢靠近,我们这才好好地睡了一夜。

  所谓的黑林子当然不会真的是不会天亮的黑夜森林,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我们都精力充沛,身上的伤口都结痂了,只有我的腿伤没暂时好不了,豆子就给我坐了副拐杖,走起来虽然有点吃力,但也不影响速度。

  我看头领还带着我们在森林里转悠,终于忍不住问他:“头领,你这到底是要带我们去哪里?”

  头领看看周围的人,这一次回答得非常痛快:“石头城。”

  我们全都愣住了,就连向导都惊呼道:“原始森林不可能通往石头城的。”

  头领神秘地笑了笑,突然当着我们的面解开身上的褂子,我们都愣住了,他身上完整地纹着一副地图,地图的终点清清楚楚地标注着石头城,而通往石头城的路正是我们现在所走的原始森林。

  头领的目光犀利地扫过我们每一个人,“郎中当初自作聪明从我身上盗走了那几块羊皮地图,但他没有想到,真正的羊皮地图早就被我毁掉了,我身上的这张才是完整的羊皮地图。”

  我终于明白过来头领为什么一直坚持走稀奇古怪的路,石头给我的解释是头领要和义军们接头,原来他一直是按照这幅地图走下来的。

  我刚要张嘴,头领突然说:“在我们七个人当中有一个奸细,这个人就是当初威胁老爹和石头的蒙面人,我之所以当中让你们看见这幅地图就是想告诉这个蒙面人,再狡猾的狐狸也到了露尾巴的时候,只要一到石头城,这个人的真面目就再也无法隐藏。”

  我很佩服头领的果敢和老谋深算,他这一手打草惊蛇一定会让蒙面人有所行动,既然现在蒙面人夹杂在我们之间已经成了不公开的秘密,想找出这个人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但我总觉得头领的做法有点反常,他一直表现得冷静沉着,不到最后一刻,他绝对不会打出底牌。

  现在虽然石头城近在咫尺,但毕竟我们还没有走出原始森林,现在就暴露,他不是把自己摆在了最危险的境地,他这么做究竟为了什么?

  接下来的路走得非常平静,似乎头领亮出底牌反而震慑住了蒙面人,他再也不敢有所动作,我们只用了两天时间就走出了原始森林,我没能忍住,找了个机会问老爹:“头领这么做究竟为什么?”

  除了老爹,其他人都有可能是蒙面人伪装的,因为就从豆子说出赶尸的秘密后,老爹就始终表现得提心吊胆,这足以证明,他知道其中的秘密。

  老爹看了看我,说:“不要自以为是,也许你看清的头领早就看清了,你没看清的他也看清了。”

  我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清的?

  先前我怀疑向导是蒙面人,后来怀疑头领,之后却发现石头是尸体假扮的,现在我连自己都怀疑,更不敢肯定其他人的身份,那我看清的是什么?

  至于我没看清的,那就太多了,石头城之行本来就是个谜,那么头领究竟都看清了什么?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